<thead id="lfbdb"></thead>
<ins id="lfbdb"><dl id="lfbdb"><address id="lfbdb"></address></dl></ins>
<listing id="lfbdb"></listing>
<thead id="lfbdb"></thead>
<thead id="lfbdb"><i id="lfbdb"><th id="lfbdb"></th></i></thead>
<listing id="lfbdb"><ins id="lfbdb"><span id="lfbdb"></span></ins></listing><listing id="lfbdb"></listing><menuitem id="lfbdb"><del id="lfbdb"></del></menuitem>
<ins id="lfbdb"></ins>
<thead id="lfbdb"><ins id="lfbdb"></ins></thead>
<menuitem id="lfbdb"></menuitem><menuitem id="lfbdb"></menuitem>
<ins id="lfbdb"></ins>

新聞中心
» 公司要聞
» 活動專題
» 行業資訊
公司要聞
第七屆花城文學獎揭曉,韓少功、王安憶、劉亮程、李佩甫、莫言等作家折桂!
發布時間: 2019-08-23 09:31:48   作者:花城出版社   來源:本站原創   瀏覽次數:

    8月19日晚,“花城文學之夜”在廣東藝術劇院舉行,現場揭曉了第七屆花城文學獎獲獎名單?;顒佑蓮V東省出版集團、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主辦,花城出版社、《花城》雜志承辦。

    自1979年創刊,《花城》雜志始終支持具有真正人文精神、獨立建樹的寫作,被譽為全國純文學期刊中久負盛名的“四大名旦”之一。四十年來,《花城》雜志曾首發過許多在文學史上留下重要影響的作品,如路遙《平凡的世界(第一部)》,顧城《英兒》、王小波《革命時期的愛情》《白銀時代》,海子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等。二十世紀八九十年代,《花城》雜志曾成功舉辦過五屆“花城文學獎”,2017年成功舉辦了第六屆。王蒙、莫言、路遙、張潔、周梅森、梁曉聲、蘇童等知名作家都曾是“花城文學獎” 的獲得者。

    “花城文學之夜”以“燃燒 綻放——《花城》創刊40周年遇見第七屆花城文學獎”為主題,采用未來主義的舞臺設計風格,分為上中下三闕,以古典詩詞為敘述軸線,回溯歷史、溝通未來,用音樂和舞蹈等現代藝術的形式展現《花城》四十年經典,如路遙《平凡的世界》等作品,莊重典雅地重現文學之美,是一場風格獨特的文學與藝術共同綻放的盛會。

 

活動現場

 

    頒獎儀式作為晚會的一部分,有機地鑲嵌在整個舞臺中間,成為晚會的主線。隨著音樂響起,舞者在燈光下捧出獎杯,“第七屆花城文學獎”正式揭曉:韓少功《修改過程》、王安憶《考工記》、劉亮程《捎話》、李佩甫《平原客》獲得長篇小說獎;莫言《詩人金希普》、葛水平《空山草馬》、殘雪《幸?!?、萬瑪才旦《氣球》、胡學文《龍門》、郝景芳《長生塔》獲得中短篇小說獎;于堅《大象十章》獲得詩歌獎;林賢治《通往母親的路》獲得非虛構獎;格非《想象讀者與處理經驗》獲得評論獎;陸象淦《著魔的指南》獲得翻譯獎。

   

    獲獎感言摘錄

 

    韓少功《修改過程》,獲長篇小說獎

    “文學是一種精神長跑,跑出第一圈,第二圈……僅僅是開始。能否跑到終點,接受下一個四十年乃至更長歲月的沉淀與淘汰,才是每一個參與者更需面對的大考??诒亲畲蟮莫劚?。時間是最終的裁判。在這里,我也感謝我自己,眼下還能有這樣一點清醒。”

 

韓少功

 

    王安憶《考工記》,獲長篇小說獎

    “感謝,感謝,感謝!這已經超出我應得的回饋。如果還能要求些什么,那就是讓我繼續地,安靜地,生活和寫作!”

 

王安憶發來視頻,發表獲獎感言

 

    劉亮程《捎話》,獲長篇小說獎

    “我相信自然中的各種聲音都可以相互聽懂。塵土和風可以言語,風牛馬可以說話,萬物間彼此呼喚,寫作只是要找到那些靈通的聲音和語言。作家須將自己活成一個地方,而不僅僅是一個地方的人。在他身上須有一個地方的氣候。我努力讓自己的文字修煉成精,去書寫這天地間的有靈萬物。”

 

劉亮程

 

    李佩甫《平原客》,獲長篇小說獎

    “平原是生我養我的地方,是我的精神家園,也是我的寫作領地。在一些時間里,我的寫作方向一直著力于‘人與土地’的對話,或者說‘土壤與植物’的關系。”

 

李佩甫

 

    莫言《詩人金希普》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《花城》是一份非常好的刊物,有四十年光輝的歷史,發表了諸多優秀的作品,培養了許多優秀的作家。我作為一個《花城》的老作者,希望這份刊物繼續成長,繼續為繁榮我們的文學事業做出更大的貢獻。我在南美洲南部的一棵大杜鵑下發表這樣一個簡單的演講,祝?!痘ǔ恰废襁@棵花一樣繁榮昌盛,繁花似錦。”

 

莫言發來視頻,發表獲獎感言

 

    葛水平《空山草馬》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感謝評委將本屆花城文學獎中短篇小說獎授予我!我個人而言,獲此殊榮并不平靜,毫無疑問,還有許多朋友應該當之無愧地接受這一榮譽。獲獎并不意味著一部作品完全成功,因為今天的社會生活中,文學仍然是一種需要矯正的力量,我始終認為,寫作更應該關心平頭百姓的生活!”

 

葛水平

 

    殘雪《幸?!?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我一直從心里認為,《花城》雜志是我的娘家。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起,我的不少最重要的作品都刊登在《花城》雜志上。在這三十年里頭,《花城》在我的創作中占有極為重要的位置。我認為辦刊者和編輯們都具有廣闊的胸懷和視野,文學知識也很淵博,而且非常敬業。這份樸素的雜志從不跟風,卻具有長遠的謀劃,總是扎扎實實地在文學的園地里辛勤地耕耘,總是走在國內文學的前沿。”

 

殘雪發來視頻,發表獲獎感言

 

    萬瑪才旦《氣球》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感謝《花城》,這么多年下來,文學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,一些日常的思索、習慣都和文學有關聯。隨著年齡的增長,文學創作更是成為我的一種生活方式、一種思維方式,讓我無法離開她。”

 

萬瑪才旦

 

    胡學文《龍門》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校對提出意見,我還是第一次碰到,我的微信至今還留存著校對人的校稿。在我的印象中,校對只是校正錯別字,沒想《花城》的校對權力這么大,這么細致。我想這樣的校對是值得稱贊、值得敬重的。自然,這樣的刊物讓人充滿敬意。”

 

胡學文

 

    郝景芳《長生塔》,獲中短篇小說獎

    “感謝《花城》雜志給我的莫大榮譽。一直覺得,文學不分類型,只要是能表達心中的感受,就是最合適的形式。我用科幻寫現實,也用現實主義寫虛無。”

 

郝景芳

 

    于堅《大象十章》,獲詩歌獎

    “《花城》者,文之大刊也,凡四十年,持‘抽象理想之境’于不墜。作為作者之一,與有榮焉。此次又獲獎,不勝惶恐,敬謝。”

 

于堅

 

    林賢治《通往母親的路》,獲非虛構獎

    “我感到慰藉,同時不無傷感。我把母親的肖像畫登在《花城》雜志上,并獲得許多贊許的目光,可是,她已經看不到所有這些了。感謝《花城》,再一次給我機會,讓我當眾公開贊美并感謝我的母親。”

 

林賢治

 

    格非《想象讀者與處理經驗》,獲評論獎

    “《花城》是國內最有影響力的文學刊物之一,多年來,為她寫稿成了我持久的人生理想。”

 

格非發來視頻,發表獲獎感言

 

    陸象淦《著魔的指南》,獲翻譯獎

    “衷心祝賀《花城》創刊四十周年慶典。一九七九年創辦出版的《花城》乃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見證。四十年來,《花城》始終踏著改革開放的步伐,一路前行,為新時代文學藝術事業的發展和繁榮做出了不可磨滅的積極貢獻。”

 

 

陸象淦

 

 
秒速赛车有什么平台